金鹏期货公司三精制药董事长自杀痛击了“广告王”经营模式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股指配资app-期货开户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_股票策略官网

  上市公司董事长自杀者屈指可数,其背后的道理也是很容易理解,既然是上市公司董事长,胸怀和能力自然非同寻常。

据了解,刘占滨在2012年担任三精制药董事长可谓临危受命,彼时的三精制药发展停滞,经营业绩下滑,波折不断。而刘占滨一上任起,便肩负了改善业绩的使命。足见刘占滨的&l金鹏期货公司dquo金鹏期货公司;非同寻常”。

“非同寻常”也挡不住自杀,可见背后的事大。

至于其背后的事有多大,由于当事人的自我了结而陷入尴尬。贪污受贿,理应有金鹏期货公司之,某媒体报道,刘占滨跳楼后的被抢救过程中,曾反复说“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语言的深层含义不能不令人与贪污受贿挂钩。人事纠纷理应有之。据报道,刘占滨其人虽然有魄力但行事风格独断,“也因此在业内树敌不少”。

但毋庸置疑,刘占滨自杀与狂轰滥炸地打金鹏期货公司广告又收效甚微的经营模式难脱干系。

根据2013年年报,三精制药业绩是红灯高悬,全年营收31亿元,同比下降21%;而在净利润方面更是衰退的惨不忍睹,取得646万元净利润,同比大跌98%,每股收益也只有0.01元。对比之下,三精制药去年在营销广告上的投入却异常凶猛,高达4.31亿元,是净利润的66.7倍。

三精制药营销模式是哈药集团层面一以贯之、推崇备至的高举高打广告战术。广告投放是与产品质量、市场需求等因素相配套而展开的,否则难以取得相得益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相较于广药、国药、上药等同样医药工业领先的本土集团,哈药近年来在新产品的研发方面一直没有太大的建树。哈药整体的产品质量投诉和违规营销新闻却在水涨船高。哈药集团三精黑河药业有限公司和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明目蒺藜丸”、“牛鲜茶”就曾因为药品广告中任意扩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功能主治范围而被食药监局通报处理。

在营销广告投入上的痴迷日升日高,显然是舍本取末、本末倒置的。过分的“重营销、轻创新”,在消费者日益成熟、产品日益多元的今天,显然行不通。广告投放环节的猫腻通常也很多,腐败滋生也似乎顺理成章,过度的广告投放是不是滋生“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的重要原因,值得深究。

之前,摔倒在“广告王”上面的企业不在少数,最为知名的算数秦池集团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不惜重金几亿元拿下央视黄金时间广告,但由于产品质量跟不上,被爆出产品“勾兑”之后就再也没有缓过气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从三精制药董事长自杀事件,我们不仅要总结行贿受贿不可为,独断专行的企业家管理方式不可为,还应该深刻的反思其“广告王”的经营模式。笔者相信,三精制药董事长自杀必将痛击这一被某些企业奉为经典的经营模式,对于中国企业的成长,三精制药付出的代价不小。